主页 > 案例 > 婚姻案例 >

郑州侦探枭狼调查公司:姐姐悔让弟弟为给自己的

来源:郑州私家侦探公司作者:郑州婚姻调查公司发布时间:2021-06-07 22:12

 

郑州侦探枭狼调查公司:姐姐悔让弟弟为给自己的婚姻“拆弹” 

郑州侦探枭狼调查公司:姐姐悔让弟弟为给自己的婚姻“拆弹” 

郑州侦探枭狼调查公司探网讯:2013年5月2日,即将从湖南大学毕业的邓晨兴冲冲来到姐姐邓欣然家,但他很快发现,姐姐情绪低落,明显心不在焉。在他的再三追问下,邓欣然突然“哇”一声大哭起来:“晨晨,你姐夫他……变心了!”

  邓欣然时年29岁,在四川绵阳一家公立医院办公室上班。丈夫高建军比她大5岁,是绵阳一家大型酒店的人事经理。夫妻俩育有一个儿子,今年刚上幼儿园。在邓欣然的哭诉中,邓晨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两个月前,姐夫高建军开始经常加班、出差,在家也是魂不守舍,有时还会偷偷到洗手间和阳台接电话。一次,邓欣然的闺蜜肖玲玲在一家商场看到高建军与一个女孩亲密相拥。为此邓欣然悄悄查阅了丈夫的通话记录和短信往来,得知这个女孩名叫方婉婉,是老公酒店的一名实习生。根据丈夫与她通信的暧昧程度,邓欣然断定高建军出轨了!

  邓晨是湖南长沙人,与姐姐邓欣然年龄相差七岁多,由于父母工作繁忙,他小时候几乎由邓欣然一手带大,所以姐弟俩感情很好。邓欣然大学毕业后,成功应聘到绵阳一家医院工作,而高建军与邓欣然认识的时候,只是酒店的一名接待生,是邓欣然不断激励他,并为他报名参加四川大学酒店管理高级研修班的学习,这才帮高建军一步步走到今天的位置。邓晨怎么也想不到,被姐姐一手扶持起来的高建军竟然会有外遇!

  见弟弟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邓欣然对邓晨说,自从生了儿子后,自己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丈夫总抱怨自己对他关心太少,还挑剔自己穿着不时尚,言谈太过时,可自己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吗。看到姐姐哭红的双眼,邓晨咬着牙怒气冲冲地说:“姐,你等着!我去找高建军算账,再把那不要脸的女人揍一顿,给你出气!”说着便往门外走。邓欣然一把拉住他,哭着说:“你别添乱好不好,你姐夫是个要面子的人,你要把这事闹开了,我这个家也就毁了!”听姐姐如此一说,邓晨也愣住了。

  既要挽回岌岌可危的婚姻,又要保全高建军的面子和尊严,邓晨犯难了。突然,他一拍脑袋,得意洋洋地说:“姐,要不我亲自出马帮你把那女孩搞定。你再在姐夫这边做点工作,咱俩里应外合,给他来个釜底抽薪!”邓欣然担心地问:“这个能行吗?”邓晨拍拍胸脯:“放心吧,姐,你弟我在学校号称‘少女杀手’,保证完成任务!”看着邓晨自信满满的样子,邓欣然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接下来,邓欣然以弟弟需要学习为由,向高建军开口要求进他们酒店工作。碍于妻子的情面,高建军虽不情愿,还是将小舅子邓晨安排进酒店公关部当了一名营销专员。入职不久,邓晨就找机会见到了姐姐的情敌。那个叫方婉婉的女孩果然长得漂亮,明眸皓齿,肌肤雪白,但在邓晨眼里,她只不过是一个抢夺别人婚姻果实的狐狸精!他暗下决心:一定要不动声色,替姐姐的婚姻拆除这颗“定时炸弹”!

  “拆弹计划”成功

  单边的爱恋留后患

  打定主意后,邓晨便开始了自己的“拆弹计划”:他先是找各种借口到方婉婉所在的接待组“办事”,又“巧合”地结识了方婉婉,并给她留下了良好的印象,拿到了她的电话。接下来,他开始在周末约方婉婉出去吃饭、游玩、给她买东西。帅气潇洒的他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让方婉婉芳心暗动了。

  邓晨的热烈追求,酒店的所有同事都看在眼里,大家纷纷认为他们十分般配。然而,邓晨的行为却惹恼了高建军,他开始有意无意地提示邓晨:“晨晨,你离那个姓方的女孩远一点,我听说她有男朋友了。”邓晨似笑非笑地说:“是吗?我怎么没听她说过,未必她的男朋友见不得光吗?”高建军顿时无语,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邓晨不禁在心里呵呵冷笑。

  案发后,绵阳警方曾传讯证人之一高建军。他承认:方婉婉入职之初,就在一群实习生中显得十分惹眼,让他心动。由于自己的婚姻缺乏激情,他鬼使神差地想要寻找艳遇。他故意安排方婉婉打扫自己的办公室,趁机让她明白,自己有权让她留下。与方婉婉同一批的实习生有二十多个,但最多只有三个人能留下,方婉婉来自甘肃贫困县,学历不高,能留在酒店对她来说很有诱惑力。一来二去,高建军将方婉婉连哄带吓地骗上了床,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小舅子竟然横刀夺爱!

  不甘心就此失去方婉婉,高建军开始暗自较劲:他一面在方婉婉面前甜言蜜语,给她买些小礼物;一面利用自己的职权,尽量让她多出外勤,减少在公司的时间。但高建军承认,他压根没想到小舅子是妻子派来的“卧底”,只以为他也是看上了方婉婉的年轻漂亮。所以出于私心,他并未向方婉婉透露他与邓晨的关系,酒店的员工们更是蒙在鼓里。

  高建军的夺爱之举,很快被邓晨察觉。身负“拆弹”重任的他怎会轻言放弃?为了将方婉婉尽快赶出姐姐婚姻的“安全带”,他加紧了追求的步伐。不仅更加频繁地制造浪漫约会,还不失时机地向方婉婉描绘未来的蓝图:“等我在这里学到了全套的管理流程,就自己盘一家酒店,独立创业!我父母也很支持我,早就准备好了一笔钱……”

  方婉婉被害后,警方曾调查过她的闺蜜张潇潇。她说,面对邓晨的追求,方婉婉曾向她吐露: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女孩,她曾指望通过“潜规则”获得比别人多一点点的机会,然后发奋努力,实现自己的人生目标。然而邓晨却让她看到了人生还有新的活法,他年轻、帅气,让她对未来充满希望,又对过去满心悔恨……她曾哭着对张潇潇说:“我好想跟他在一起,又怕他知道我过去的事!高建军还在纠缠我,我该怎么办?”见此,张潇潇安慰她如果邓晨肯公开追求她,高建军或许会偃旗息鼓,就此放手。让方婉婉和张潇潇没想到的是,她们盼望的这一幕竟然真的出现了!

  2013年10月1日,酒店门口挂出一条鲜红的条幅,上面高调地写着几个大字:“方婉婉,我爱你!”邓晨手捧一束玫瑰单膝跪地,引发路人惊羡不已,酒店的员工更是聚集在大堂门口,看着这精彩的一幕。方婉婉被女同事簇拥着走出来,红着脸来到邓晨面前。邓晨盯着她的双眼,深情款款地说:“婉婉,从我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你是我此生最爱的女人,你愿意接受我吗?”在大家的喝彩起哄下,方婉婉羞涩地接过了他手中的玫瑰……

  那天在旁人眼里,这是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佳话;在高建军眼里,这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小舅子傻傻的表白。但只有邓晨和邓欣然明白,这只不过是逼退高建军的最后“杀手锏”!果然,邓晨公开了与方婉婉的关系后,高建军不好再对她纠缠,慢慢地远离了方婉婉。为了巩固“战果”,邓晨又以要创业为由,说服方婉婉辞职。方婉婉的离去,加上邓欣然的软硬兼施,高建军只得悻悻收起花花肠子,把心思放到了家里。事成之后,邓欣然喜不自禁:邓晨这个“拆弹兵”不仅成功地对情敌进行了“和平演变”,还体面安全地保住了她的婚姻,真是功莫大焉!

  功成身退难

  婚姻保卫战血腥收场

  就在姐弟俩沉浸在婚姻保卫站的胜利中时,邓晨姐弟俩仿佛忘了,已经辞职的方婉婉还在天天憧憬着与心爱的男人一起创业打拼,白手起家。她不断给邓晨打电话,问他创业计划进行得怎么样了,选址在哪里。其实,邓晨哪里有什么创业计划,给方婉婉说的那些全是随口瞎编。他想得很简单,等把方婉婉赶出姐姐的婚姻,就告诉她自己的父母又不同意投资了,让她重新找份工作,然后渐渐疏离她,找个机会说分手……

  可是,邓晨低估了方婉婉对他的痴情。案发后方婉婉的闺蜜张潇潇说,方婉婉从酒店辞职后,把全部心思都用在了邓晨身上。她曾亲口说过,邓晨是个值得她用生命去爱的好男孩。为了表达对男友的爱意,方婉婉买了好几本棒针教程,开始学着织毛衣。绵阳的冬天不太冷,她买了最细的针和最细的线,用这种中国女孩传统的方式,一针一线为邓晨编织最时尚的款式。这件毛衣足足耗费了一个月才织成,当邓晨看到方婉婉笑盈盈地将毛衣往自己身上套时,突然对她有了一种新的感觉:她是如此美丽,对自己又是如此依恋,为什么他不能真正地、好好地与她相爱呢?可又有一个声音在他心底响起:方婉婉当过小三,差点害得姐姐婚姻破裂,这样的女人能要吗?

  邓晨心底的挣扎,方婉婉一点也没有察觉,虽然邓晨因为“工作忙”很少来看她,“创业”的事过了两三个月也毫无进展,但她却毫不在意。她重新在绵阳的另一家酒店找到了一份前厅接待的工作,每天站立、鞠躬八小时以上,但她每天一下班,还是赶到邓晨的住处,为他洗衣、做饭,帮他打理好一切才恋恋不舍地告别。

  方婉婉的所作所为让邓晨再也无法敷衍,他不得不告诉姐姐他可能真的爱上方婉婉了!听了弟弟的话,邓欣然大吃一惊:“你忘了她是怎么勾引你姐夫的吗?这个狐狸精,迷完我老公,又来迷我弟弟,我非杀了她不可!”说着,便要冲出门去找方婉婉,邓晨极力劝阻,才让激愤不已的她稍稍平静。她哭着说:“晨晨,就算姐答应你跟那个狐狸精在一起,你姐夫怎么跟你们相处,难道你希望将来家里出现乱伦通奸的破事吗?”

  走出姐姐家,邓晨的脚步越来越沉重。姐姐的话不无道理,他既然是个“拆弹兵”,又怎么能与“炸弹”安然相处呢?这段刚刚萌芽的爱情,不如就让它自生自灭吧……从那天起,邓晨不再接方婉婉的电话,偶尔相见也只是冷淡敷衍。他的态度令方婉婉大惑不解,她不断恳求邓晨告诉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邓晨只能硬起心肠不理她。

  
2014年2月7日晚,方婉婉约邓晨到人民路的一家茶楼喝茶。邓晨不堪内心的折磨,决定将事实和盘托出,让方婉婉死心。当他把姐姐如何得知姐夫出轨,自己如何卧底、如何“拆弹”的过程一五一十说出来时,方婉婉面如死灰,眼泪哗啦啦淌了出来。等邓晨说完,她哆嗦着嘴唇问:“原来你们是一家人?原来你给我送的花、说过的情话都是假的?”邓晨沉默地点点头,他站起身说:“单我已经买了,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他径直走向门外,不敢回头看,但身后的方婉婉却发出撕心裂肺地哭喊:“邓晨,我恨你!我恨你!”

  2014年4月26日晚,邓晨接到酒店同事张建华、李海涛的电话,约他到春熙路一家餐厅吃宵夜,邓晨如约而至,到场却发现方婉婉也在。他尴尬地想回避,方婉婉却冷冷地说:“是我让他们喊你来的,吃顿饭也不肯吗?”碍于同事的面子,邓晨只得坐了下来。几个人叫了两箱啤酒,很快就喝高了。喝到大约十一点,张建华与李海涛以为邓晨与方婉婉还有情话要说,便知趣地离开了。

  两位同事离开后,邓晨便准备送方婉婉回家。行至花园酒店附近时,方婉婉称头晕走不动了,他便把她扶进酒店,并开了一间房。没想到一进房间,方婉婉竟抱着他亲吻起来,当时他神智已经不太清醒,就与她发生了关系……不知过了多久,邓晨才猛然惊醒。方婉婉坐在他身边,拿着手机幽幽地说:“邓晨,只要我打一个电话,就能告你强奸,你等着坐牢吧!”

  此时,邓晨的酒吓醒了一大半,他失声叫道:“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方婉婉冷笑一声:“你害我丢了工作,也不再相信爱情。告诉你,等你进了监狱,我还要去找高建军,你姐姐一定会成弃妇的,哈哈!”方婉婉的话让邓晨的脑子“轰”地一声,他威胁道:“你不许这么干,听到没有?”方婉婉却不管他说什么,抓起电话便开始拨打,失去理智的邓晨顺手拿起桌上的一个酒瓶,向方婉婉头上狠狠砸去。方婉婉的头被砸破,鲜血直流,她大声喊叫,并向门口爬去。邓晨怕她真的出去报警,慌乱中他脱下自己的衬衣,用衣袖勒住方婉婉的脖子,直至她窒息而亡。

  杀死方婉婉后,邓晨失魂落魄地来到姐姐家,告诉她自己杀人了。邓欣然大吃一惊,连忙用自己的手机报了警。2014年4月27日早上七点,邓晨在姐姐邓欣然的陪伴下,走进绵阳市公安局自首。8月,此案被移送至绵阳中级人民法院。2014年9月,邓欣然代表邓晨向方婉婉家属赔偿精神抚慰金30万元。由于方婉婉与邓晨发生性关系无法定性是强奸还是双方愿意,因此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中。

  邓晨一案之后,邓欣然深悔让弟弟为给自己的婚姻“拆弹”,将弟弟送上了不归路;高建军也为自己当初不检点的举动毁掉一个年轻如花的生命而愧疚不已。然而再多的悔恨也无法换回两段本该飞扬的青春,用一个错误去拯救另一个错误,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